导航菜单
首页 >  » 正文

英媒曝华为将在剑桥建芯片工厂,华为回应

魏宁海 新浪博客  近几年网红经济大行其道,英媒曝各行各业开始不断出现“网红”人物。

不过,华为将华百度这次可不是单纯来刷存在感的,而是带着赤裸裸的目的来的,这得从百度新推的站长平台VIP俱乐部说起,先上图吧。先说一个前提,剑桥取消新闻源,对于主流、核心媒体的收录并不影响 ,本人也向多位资深媒体人和站长求证了此事。

从PC时代的凤凰沦落到新媒体时代的“落汤鸡”,建芯片百度太需要存在感来证明自己并不落伍并没被淘汰了,建芯片所以百度从推出百度百家,再到推出升级版百家号,火急火燎、雷声轰轰地在移动端折腾了半天。 据百度站长平台公告,工厂要进入这个VIP俱乐部,是需要有“邀请码”的。按理说,英媒曝百度不应该这么干,英媒曝一边想在自媒体时代尽快赶上来,一边又对着一部分“实力不行”的自媒体开刀 ,其实应该学学那几个自媒体平台啊,别管什么好坏,先把自媒体人圈起来再说 。最近的很多报道都指出了公关公司和部分企业PR,华为将华可能是受百度取消新闻源影响最大的一个群体,这和他们的考核方式直接相关。剑桥取消新闻源真意味着什么?你还是被套路了接下来换个维度说说。

百度取消新闻源的消息一出来 ,建芯片很多人就在讨论,建芯片这是不是要把那些时效性差的传统媒体往死了逼?我倒是觉得 ,既然存在就是合理了,这些媒体残喘了多年依然活着,恐怕还能继续活一段时间,再说也不是非要把它全部铲除殆尽才算一个时代的结束,既然大家早就公认那个时代结束了,百度取消新闻源对他们的影响就不具有代表意义了,直接翻篇吧。换个问法,工厂新媒体时代,工厂什么最重要?流量吗?粉丝吗?分发平台吗?内容生产能力吗?这些似乎都很重要,但要说最重要的——我认为其实是注意力 ,新媒体时代的信息太冗余太碎片了,对注意力的争夺才是关键。2013年5月底,英媒曝公司注册成立,青龙老贼任CEO,董江勇任董事长。

在董江勇的推动下,华为将华几经思索,青龙老贼决定从杭州到北京,并在同年4月 ,组建了WeMedia自媒体联盟微信群,正式开始以联盟的形式进行运转。与董江勇曾同在搜狐IT频道供过职的陈中,剑桥小前者3岁。在董江勇看来,建芯片虽然相对来说,建芯片WeMedia已掌握一定的品牌和资本优势 ,但这主要是靠前期人工和脑力获得的,未来应在技术和产品上下功夫 ,此外还需运用资本的力量,在垂直领域发现更多机会,并快速展开合作或并购。对于拉黑这件事 ,工厂李岩说,他最开始是“在乎”的,但后来渐渐觉得无所谓了 。

虽然离开了公司,但作为签约自媒体人,刘健亮仍混迹WeMedia下设的某微信群里。虽然合作方式更为灵活、轻松,但WeMedia与自媒体人是签有排他性协议的,此举事实上让WeMedia占据了足够的先发优势。

董江勇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(ID:cjtxzk)记者,之所以推举青龙老贼出任CEO,一方面是因为他对微信生态有着持续而深入的观察和研究;另一方面,他之前创过业,又对这件事情感兴趣。比如,2014年,他曾召集100多位自媒体人开了一次内部会议,提出要做四个平台,即工会平台、服务平台、技术平台、投资平台,但后来推进并不理想;比如,WeMedia股权分散,这拖慢了融资速度 ,影响到了业务布局——据称,WeMedia曾有机会投资内容创业服务机构“新榜”,但因内部意见不统一而失之交臂 。至于WeMedia未来能做多大,我觉得它可能还需要一些好的故事和概念。在还没想清楚最合适的创业方向之前,陈中专注搞起了自己在2006年创办的网络编辑社区“鞭牛士”(即Bianews.com),重归科技报道领域。

合并之后,李岩表现出了出色的学习能力。他说,那时他在人人网随便发一句“晚安”,都会有数千人回复。10分钟的演讲,他看起来紧张极了,台下一众员工都为他捏着一把汗 。他曾入选2016年2月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“亚洲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”榜单。

冲突发生后,几个合伙人开始认真就公司未来展开讨论。在他看来,将WeMedia打造为自媒体人经纪公司这一构想并不现实,因为媒体人和艺人相比 ,影响力不够,况且媒体人在稍具名气之后,往往会自立门户,而联盟对此掌控力很小。

魏宁海 新浪博客基于这一判断 ,他们开始有意识地去寻找一些汽车、金融等类别的自媒体人加入联盟。青龙老贼告诉《财经天下》周刊(ID:cjtxzk)记者,其实在2014年年底时,曾有一家上市公司愿意以亿元级现金全资收购WeMedia,但当时WeMedia内部有分歧,比如李岩表示坚决拒绝。

2013年8月入职的刘健亮,是WeMedia第4位正式员工 。依靠从人人网导过来的流量,最先开通的几个账号飞速涨粉 。其间,与会者达成了成立自媒体联盟的共识。董江勇最初对联盟的设想是,将它打造成一个自媒体人的经纪公司,通过包装和再分配,使之形成一个良好的互动机制。新媒体观察者、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设计学院教师魏武挥认为,WeMedia虽然在早期扮演了行业领军者的角色,但自媒体人真正的生意,其实跟联盟关系并不大,WeMedia更多的属性是一个派单营销公司。”高中同学兼好友张丰韬说 。

自媒体人三表同为早期入盟者 。 ▲WeMedia自媒体集团CEO李岩及CMO陈中。

让流量像岩浆一样凶猛早早涉足商业,对于李岩来说,动力很简单,那就是赚钱,摆脱贫穷。“我们就是否需要推选一位接班人的问题有过讨论,而李岩一直是我们中间最为强势的一个,也最年轻,而我可能更内向,更适合完成公司从0到1的过程 。

我觉得,这么下去,我们设定的宏大目标绝对实现不了。同年夏,三表接到青龙老贼的电话邀请,加入WeMedia 。

不只如此,知道了淘宝之后,他曾从该网站买过一些MP3,再以比周边小卖部更低的价格卖给同学,从中赚取差价。董江勇,1979年生人,曾任搜狐IT频道主编、卓众传媒副总经理等职,后发起成立了金种子创投基金,一度聚焦微信生态系统投资。在WeMedia新媒体集团CMO陈中看来,因为自媒体本身是去中介的,它的蓬勃发展本就是网民自我意识崛起的表征,所以从最开始,WeMedia就没有采用与联盟成员深度捆绑的方式进行合作。”董江勇说,从一开始,他更多的就是以投资人的角色参与WeMedia的工作,甚至在公司合并之后,他一直都在考虑谁更适合担任WeMedia新媒体集团的CEO。

这是一个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庞然大物。“可以将WeChoice看作是WeMedia的前身。

瞬间,一堆人涌过来申请加他为好友。据当时跟他一起做事的学弟王凯回忆,每天从早上7点到晚上12点,15个人人小站加人人网公众平台,平均每10~15分钟更新一次,全年无休。

“大家互相尊敬,但都不提问题。“当时我们的公众号粉丝,一天增加100多万。

相较广为人知的WeMedia,时下主导这一商业机构的年轻人李岩,在公众视野中仍模糊不清。内容运营不多久,该账号就得到冯大辉等圈内大V的关注和推荐并迅速蹿红。据说有一次,成都一位朋友到北京找李岩聊天,李岩花了一个晚上和他讲解微信公众号的运营套路,比如在账号上做壁纸和贺卡的分享等。目前由他操盘的这家公司,拥有自媒体账号200多个,签约自媒体近500个,触达用户近6000万 。

作为WeMedia新媒体集团CEO,李岩登台演讲。该微友会开过不久,管鹏、青龙老贼,以及后来在科技自媒体领域小有名气的鬼脚七、曾航 、许维等数位,共同建了一个微信群——“WeChoice”。

魏宁海 新浪博客就此,刘健亮认为,其实大家的想法大同小异:一方面,偶尔从中接些朋友圈广告营销的业务;另一方面则是通过这种方式,与圈子保持同步,及时得知业内信息。比如,在做好本职工作之外,在待人接物等方面有了快速成长 ,加上他自己又有意愿去做这件事情,所以我们最后同意,把董事长和CEO的角色由他来一肩挑。

同样是受青龙老贼的邀请,大学一毕业 ,刘健亮就到WeMedia工作了,直到2015年6月离职。”三表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记者说。